我国内容付费引领文化产业创投新风口
本文摘要:“年轻人的内容付费习惯有一定的引导作用与功效,我的孩子就教会并引导了家的老人习惯于内容付费”,在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看来,付费互联网年代已经到来,其对于

令季薇自豪的是,从退出的角度来看,华映资本为LP创造的回报在行业内名列前茅,“由于大家的退出方案比较多元化,大多数还是并购为主,华映资本整体的退出步伐是很灵活的,不是必须要坚持到最后,还依据企业的实质状况”。据悉,相比于其他行业,文化范围可以算距离变现较近的一个,尤其是目前产业迅速升级的状况下,其变现能力更强。

季薇进一步讲解了华映资本对于项目的筛选标准,更关注拥有以下能力的团队:一是在社交平台上可以飞速、或者以高性价比获得流量的文化公司,能较好的借助社交媒体属性的公司;二是有可以持续产出好内容的人才;三是变现渠道明确,不管对于内容付费还是内容引导消费都有肯定的经验,与较为明确的策略;四是团队拥有较强的跨界能力。

华映资本在文化产业范围布局较早,从2009年、2010年开始进行资金投入。那时候,资金投入文化范围更多的是凭着直觉判断。彼时,曾有资金投入人以“天方夜谭”来形容文化范围的资金投入。“当时在大家看来,内容的价值是被低估的,假如能有机会参与到整个内容产业链的资金投入,将来一定会获得较好的回报,这是一种直觉。”而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种直觉是正确的。

 “青年的内容付费习惯有肯定的引导用途,我的小孩就教会并引导了家的老人习惯于内容付费”,在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看来,付费网络年代已经到来,其对于文化产业影响深远。作为专注于该范围的资金投入人,华映资本敏锐地意识到文化范围将不可防止的成为新的风口。

“在某些时候,‘独角兽’意味着垄断或一家独大。而将来,估值达到10亿USD的文化类公司应该不少,可能是一种共处的生态。所以,华映资本在资金投入文化范围项目时,关注的并非它能否成为‘独角兽’,而是更关注其是不是能做出好的内容、在做出好内容的过程中在原有产业链上有所革新、与拥有些长期竞争优势”,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日前在回话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怎么样选择资金投入项目时表示。

季薇强调,“现在文化内容范围愈加多地遭到关注,更要紧的是,年青一代带动起来的内容付费风潮本身就是文化范围进步的机会。现在,游戏仍是网络第一大付费内容,但截至2016年底,视频网站付费会员规模已突破7500万人;在线音乐付费收入近20亿,而在文学方面,数据显示在2016年付费的用户中,九零后占比43%。将来,付费人群规模会持续扩大,付费的客单价会进一步提高,整个行业的容量仍然会维持指数级增长。”

2008年成立以来,华映资本专注TMT与文化范围资金投入,并看重在热门范围形成闭环式资金投入布局。现在,该公司在管基金规模超越50亿元人民币,资金投入企业100余家,通过不断加大行业整理,构建起包含“文化娱乐+网络金融+消费升级+企业级服务”四大模块的“金牌资金投入地图”。

据悉,对于看重的资金投入范围,华映资本专注于产业链的布局与整理,这种整理超越了财务资金投入机构的方案,而是介于财务资金投入和策略资金投入之间,甚至对于重点企业会进行并购控股。“整理是行业资金投入人的必须具备技术,资金投入的唯一考核标准是退出,布局不是终点,通过整理可以与有关的合作机构在资源和能力方面形成互补,才是完整的资金投入退出方案。”季薇表示。

说到资金投入的退出机制,季薇表示,华映资本退出效率的确较快,这要感谢文化范围、甚至整个TMT范围迅速并购的需要,“现在看来,行业并购仍然比较活跃。华映资本在选择标的时候会考虑项目将来可能的退出途径,我相信这也是所有资金投入机构都会考虑的问题”。

相关内容